| 加入桌面
 
 
 
 
 
行业新闻
 

民宿历劫:平台砍业务,民宿主逃离,坚守者苦苦支撑

发布日期:2020-04-01
浏览次数:0
来源:向阳 关渡
 
阅读提示 关门歇业、现金流吃紧,这对于任何一个从业者,都是致命考验。
 
        全球疫情蔓延,给民宿行业按下暂停键。
 
       WildDonkey是一个在日本大阪的民宿主,他管理着几十栋民宿房源,疫情发生以前,他从未预料到日本的民宿行业会受到冲击。
 
       在日本,民宿行业的诸多问题都可以通过地震险、火灾险等保险来解决,台风的影响反而大一些,比如2018年“宝运丸”号油轮在台风作用下撞断了关西机场与陆地的联络桥,使得大阪的民宿行业有所动荡。
 
       “但那次台风对旅游业的影响不及这次疫情的十分之一。”WildDonkey对连线Insight说,这次疫情可能是他入行以来,见过的最大挑战。大阪作为旅游热门地,鲜少有这么冷清的时刻。
 
       WildDonkey发现,自己居所旁边原先灯火辉煌的酒店,现在整栋楼都没亮灯,上下客位置也没有大巴经过,大阪心斋桥、尚义街等热门景点都失去了游客的踪迹。
 
       “据我所知,现在大阪民宿的退订率是100%。酒店的入住率基本上都是从85% -90%,直接掉到低于10%-15%。”WildDonkey告诉连线Insight。
 
       这只是全球民宿行业的一个缩影。
 
       关门歇业、现金流吃紧,这对于任何一个从业者,都是致命考验。全球疫情仍在蔓延,谁也不知道旅游业什么时候能够恢复。
 
       有玩家已经开始断臂求生。近日,途家做出战略调整,自营业务将于4月26日停止运营,不再继续提供服务。
 
       而平台的动作,还将导致连锁效应,颗粒无收的民宿主、因为行业冰封而失去工作的员工,都在这股浪潮里,深刻地感受着疫情对旅游业的残酷影响。
 
       断臂求生
 
       疫情袭来,Airbnb已经敲醒警钟。
 
       3月29日,据美国CNBC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为适应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对业务造成的影响,Airbnb将暂时停止招聘及各类营销活动。
 
       该知情人士表示,Airbnb停止招聘的范围基本涉及到所有岗位,只有极少数关键职位例外。
 
       而公司创始人将暂时停薪,高管层在未来6个月内减薪50%。Airbnb员工还被告知不太可能拿到2020年的奖金。
 
       在此之前,国内民宿预订平台途家已经深陷漩涡。
 
       近日,途家向自营业主发出《停止业务通知》,通知表示,受疫情影响,途家做出战略调整,自营业务将于4月26日停止运营,不再继续提供服务。同时,有媒体报道途家正在进行裁员。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断了一切,甚至是途家筹备已久的上市计划。
 
       “我认为也不会太久了,从股权结构来说,我们更多的可能是去海外。”在2019年2月26日接棒CEO职位的杨昌乐曾向虎嗅回应上市问题。
 
       杨昌乐认为,启动IPO需要在途家规模和增长速度都准备好的状态,此外,还需要考虑经济环境、估值、董事会的投资判断等。
 
事实上,在2019年,途家的亏损状态一度得到了改善。去年8月,途家声称实现了单月盈利、接近季度盈利,是国内首家实现盈利的民宿短租预定平台,且2019年年度亏损也较上年收窄三分之一。
 
       除了民宿短租平台外,途家还发力扶持途家自营业务,业务矩阵包括线上、线下两部分,线上代运营主打民宿的分时段管理,线下代运营则包含保洁等服务。
 
       这次被砍掉的,就是部分自营业务。
 
       途家方面曾向南都记者回应:“受疫情影响,经过慎重评估,途家将调整部分地区20个城市的RBA(自营)业务,这次调整针对直营业务,代理模式仍旧运营,且是主要模式。请大家放心,所暂停的服务区域途家已经有足够的供给。另外,我们在全国其他110个城市仍旧提供代理运管服务。”
 
       按照官方的说法,途家自营由直营(途家民宿自己管理)和代理(加盟商)两种模式构成。
 
       据执惠报道,自营的民宿房源有16000套左右,分布在全国130多个城市,其中直营的有6000套左右(分布在上述20个城市),加盟的有10000套左右(分布在110多个城市),这次停止业务的是直营房源,加盟房源仍正常运营。
 
       杨昌乐曾经将自营当作2019年的业务重点,但遭遇困难时,它成为最先被砍的部分,断臂求生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业务线调整的同时,内部也在进行裁员。
 
       据新京报报道,3月5日,有网友在脉脉平台发帖称,途家裁员40%,约800人,高管团队整体有异动,业务条线也有重大调整。
 
       3月6日,有认证为“途家民宿员工”的网友在该帖中对“途家民宿裁员”一事进行了评论,称“公司今日开始与员工谈赔偿问题”。
 
       细节逐渐爆出。有接近途家的人士向新京报透露,途家确实存在裁员的情况,3月6日起,途家民宿HR开始与员工谈判赔偿问题,要求员工三天内完成工作交接,并给予N+1的赔偿;公司并未给出具体的裁员理由,仅口头表示系公司整体裁员。
 
       在途家裁员和业务线调整消息爆出之前,2月24日,途家宣布人事变动,去哪儿网CEO陈刚同时担任途家CEO,原CEO杨昌乐改任途家CEO顾问。
 
       换帅伴随着业务调整,途家面临着内外动荡的局面,途家今年的主题可能是如何活下去,距离海外上市梦就远了。
 
       房东之困
 
       从民宿主这一重要角色的生存现状,更能直观感受到疫情对行业的巨大冲击。
 
       蔡敏是一位资深的民宿主。从2017年进入民宿行业,到现在已经拥有了10套房源,分布在国内和泰国,也入驻了途家、Airbnb、小猪等头部平台。过去几年,虽然经营得辛苦,但规模越来越大。
 
       疫情爆发之后,蔡敏陷入了入行以来最艰难的一次困境。整个2月份,蔡敏的订单量、营业额为零。
 
       从1月份开始,退改的订单瞬间涌入,政策和平台要求民宿主接受退订、退还房费,蔡敏委屈地说,“我们把钱退给了房客,但是房东不会因为疫情不收我们的房租,责任全部由民宿主承担了。”
 
       在完全没有进账的情况下,蔡敏还额外损失了近10万元。经营民宿本就需要大量投入,民宿主需要承担的成本支出,包括房租、水电燃气费用、物业管理费用、员工工资等。
 
       在日本发旅游禁令之后,WildDonkey所管理的民宿订单陆续被客人取消,退订量接近100%。
 
       他算了一笔账,在日本,因为人工费高,一天的清洁费大概是200多元人民币。再加上房屋折旧损耗、固定的税费等所有成本,一套可供6人居住的一户建民宿,一天实际运营成本总共约在650块钱左右。此外,平台会扣费15%,出租价格一般会比650元高出50%。
 
       平时,他管理的民宿,常规的房子入住率能达到80%到85%,部分房源可以达到接近100%。但现在,很多从业者都在超低价出租,有的价格甚至只有200元左右,客流量却非常少。
 
       这样算下来,WildDonkey手里在管理的几十栋民宿,一个月损失的营业额几十万,更不用提利润。
 
       “还有很多损失是无法预计的。” WildDonkey说,他手上有的房子在新建、装修;有的在办理民宿消防许可和民宿执照的;还有一些客户和自己新买的房子。“现在连装修都要放缓,我用的装修材料大多是中国来的。它们可能停产,也可能运送缓慢。”
 
       “我们都有一个段子,说的是我们躲过了物管,躲过跟房客撕逼,躲过了平台的各种不合理条约,最后却没有躲过疫情。”蔡敏告诉连线Insight。
 
       3月12日,疫情爆发已经一个多月,蔡敏感觉到了一丝异常。正常情况下,订单结束后两周,途家就应该打款给商户。蔡敏手上3月份的订单本就不多,唯一一笔订单是来自泰国一名留学生住客,因为居住时间较长,房费加起来有8000元。
 
       整个三月,只有这一笔订单,但蔡敏没有收到结款。一开始她心里有疑惑,但安慰自己,可能是系统问题。
 
       但结款一直未到,一等就是半个月。发现问题后,蔡敏反馈给了负责她海外房源的客服经理,但对方已经近两周没有回复消息。
 
       期间蔡敏给客服打了无数个电话,收到了不同版本的答复,有的说“女士,请您耐心等待”,有时候又是“系统正在升级”,有的记下了联系方式,表示会“和财务核实”、加紧催促”,但最终都没有一个准确的答复和结果出来。
 
       看到媒体曝光途家裁员、业务线调整等新闻后,蔡敏的担忧又进一步加剧了。
 
       不仅是途家,在疫情冲击下,Airbnb、小猪短租等平台合作的民宿主也陷入不同程度的危机。
 
       平台提出退改政策应对疫情,部分民宿主却被“误伤”,主营Airbnb平台的民宿主肖桩,就是其中一员。
 
       上周,肖桩接到了一笔闪订订单,闪订意味着房客预订不需要通过她的许可,直接预订成功。订单显示,入住时间是在4月4日。
 
       她所在的上海,是解封较早的城市。一开始肖桩觉得疫情每天都在好转,政策每天都有变化,也许到时候能入住。
 
       但在3月30日,她去询问了物业和居委会才知道,因为要管理人员流动,目前仍然只允许一个月以上的长租、不允许短租人员进出。
 
       和客人沟通后,她请客人取消了订单。随后肖桩接到了Airbnb的惩罚通知。按照Airbnb的惩罚条款,一年取消一次不能获得超赞房东称号,一年取消三次则取消房东资格。
 
       3月14日,Airbnb发布公告,更新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特殊情况政策,部分订单可以免责取消。但其中提到,预订日期在2020年3月14日之后的,除非房东/体验达人或房客/参与者感染了新冠肺炎,否则特殊情况政策不涵盖。
 
       肖桩理所当然地觉得疫情期间房东方也会免责,她对Airbnb突然发布这样的政策感到愤怒,“突然改变了条款,还要来处罚,这是因为不可抗力不能接待房客,我觉得这非常不合理。”
 
       洗牌加速
 
       看起来十分美好的民宿行业,在疫情推动下,加速了洗牌。
 
       民宿主正在逃离。聚集了几百个民宿主的微信群里,蔡敏看到最多的就是转让信息。从房子,到沙发、床、投影仪、热水器、空调等家具和电器,几乎每天都有民宿主在转让。
 
       这让她想起以往这个时候,大家都在讨论的是民宿生意,谈论订单有多少、客人如何。
 
       借宿创始人夏雨清曾告诉连线Insight,原本民宿行业就在走下坡路,2019年,全国民宿入住率总体比上一年下降了10%,尤其以丽江、大理为重灾区,和入住率一起下降的还有房费。
 
       疫情发生前,入驻平台们的民宿主,日子已经过得不轻松,让他们怨声载道的是行业价格战,和平台自营房源对其它民宿房源的冲击。
 
       民宿主可以选择加入平台自营房源,让其帮忙托管,每个月根据营业额进行分成。
 
       这样的自营房源往往可以获得更好的排名和曝光,但蔡敏告诉连线Insight,她了解到的情况是,和途家签约的自营房主的营业额,其实是无法保证的。
 
       不加入平台自营阵营的民宿主,最直观的感受是,“自营房源永远排在我们最前面,这是不公平的,”蔡敏说,而且平台频繁打价格战,价格往往低于市场价很多,收益更加无法保证。
 
       消费者对民宿服务和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蔡敏的投入越来越多。为了节省成本,蔡敏并没有雇佣固定员工,而是寻找靠谱的兼职。
 
       比如清洁工作,找的是民宿附近的清洁阿姨,以兼职的方式形成长期合作。其它修理工作全部自己做,“为了节约,我已经从一个小白变成一个老爷们。”
 
       疫情无疑加速了民宿行业下行的趋势,更恶劣的生存环境,也就意味着更多人出局。因此出现了大量民宿主逃离的情况,蔡敏提到,她也打算转让全部房源,只有两个自家的房子留了下来。
 
       留下来的民宿主们,正在积极自救。
 
       获得非住宿收入,成为这场自救的一大亮点。
 
       民宿分为城市民宿和乡野民宿。后者因为身处乡村,售卖土特产更为方便。
 
       有餐厅的民宿,则靠餐饮外卖获得部分收入。如苏州筱驻从2月中旬卖刀鱼混沌和青团,这个副业为它带来五万元的月收入。
 
       同时,民宿们也都开始做房券预售,以优惠价格吸引消费者。
 
       身处海外的WildDonkey也没有因为疫情失去信心。
 
       这几年日本住宿供应达不到游客增长的速度,很多中国人涌入这块市场,因此日本民宿生意依然比较好做。日本大阪2024年要开赌场、2025年要做世博会,这些都会成为住宿业的利好。
 
       他认为,在无法正常营业的情况下,也可以进行房客的维护。
 
他正在把空置房子提供给滞留在日本的人,只收取水电费,“不用谈收益了,就是控制损失,虽然是杯水车薪。如果房客们能帮助打扫一下卫生,也算是省下了清洁费,减轻点压力。这也是利用这次机会进行宣传,拉人气,为疫情结束后做铺垫和准备。”
 
       疫情期间,WildDonkey还准备抓紧将手上装修、办证等工作做完。针对出租率低的房源,部分委托他运营的房东正在考虑通过这段停摆的时间改善屋内环境等,提高出租率。
 
       为了自救,平台们也在积极节流、开源。包括Airbnb、途家、小猪在内的主要民宿短租平台,都陆续出台了相关举措。
 
       途家裁员和业务线调整,Airbnb的停止招聘和停薪,都是为了缩减开支,减少亏损,缓解现金流的紧张。
 
       在开源上,部分平台推出了折扣较大的预售活动。
 
       Airbnb面向全国品牌民宿推出房源预售预付活动,对于参与活动的房东、符合活动条件的订单,平台承诺提前将实际应付金额的50%预付给房东,同时帮助房东进一步缓解现金流压力。
 
       直播也是一个方法。3月11日,小猪短租与阿里旗下飞猪合作开启民宿直播,小猪为飞猪输送直播优质民宿,飞猪则开设专属频道,并投入流量用以支持民宿行业恢复经营。
 
       平台和民宿主都在等待回暖的那天,五一长假,民宿行业会迎来阔别近半年的小高峰吗?
 
 
 
 
 
 
都市酒店集团 都市118酒店加盟 乡村旅游规划 酒店加盟排行榜 酒店人论坛网 快捷酒店加盟 连锁酒店加盟
酒店加盟 未名四合院酒店 天津酒店用品公司 火车票正晚点 养发馆加盟 男士养生加盟 北京会议酒店网
酒店招聘